当前位置:潇湘首页>现言>重生之鬼眼风水师

第一百一十四章 人心难测,画皮画皮

书名:重生之鬼眼风水师|作者:静兮歌若|本书类别:现言|更新时间:2018-01-13 09:01:00|字数:4566字
  秦璐面不改色看着面前眼底隐者深沉忧色的秦乐成,抿了抿唇瓣,一直提着的心在秦乐成开口的瞬间松了下来,晚风习习吹拂而来,从脸上轻抚一过,很是舒服,一如现在秦璐的心情。她并没有直接回答秦乐成的问题,而是跑到秦乐成面前,背着双手倒退着,秦乐成眉宇微皱没说话,只是时刻注意着秦璐的身后,避免有人撞到她,对于刚才压不住心底担忧问出来的问题,秦乐成也没那么执着想要得到答案。“哥哥,你怕吗?”秦璐笑眯眯问道,牛头不对马嘴的回答倒让秦乐成怔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微微摇头,紧接着又点头,看向秦璐的神情略显复杂,抬手按住她的肩膀,“哥哥害怕的是你遇到危险,受到伤害,而本该保护你的我却什么都做不到。”“之前我隐隐就感觉到你做的事,但始终不清楚你到底在做些什么,看着你一次次受伤,一次次的不把那些伤口放在心上,我很生气,却没有那个资格去教训你,现在我们所拥有的一切,全都是你辛苦赚来的。”“我不能当做看不见,也不能当成是理所当然,你想说的话就告诉哥哥,不想说的话哥哥也不会逼你的,只是璐璐别再让自己受伤了,不仅仅只是哥哥在担心你,姑姑姑父他们同样也是。”是的,他不能要求秦璐现在停止她手上所做的任何事,只能哀求她对自己的身体性命上点心,也在心里鞭策自己尽快成长起来,总不能让秦璐这样撑着这个家。家是他们的,所有的担子不能压在她一个人的身上。秦璐眼瞳深沉了一瞬,很快便恢复轻笑,迎着晚风和秦乐成并肩走在回家的路上,声音轻柔温软:“哥哥,我不能向你保证我不能受伤,但我尽量不让自己受到太多的伤害,至于我做的事情嘛,我想哥哥你过不久就会知道的,我也并没有觉得哥哥你并没有资格教训我,你是我哥哥,是这个世界上最有资格教训我,管我的人,所以别老是伤春悲秋的,有话别憋着,很容易憋出病来的。”秦乐成没忍住,一抬手敲在了秦璐的头上,随后失笑道:“你这张嘴倒是会说,算了,你这小妮子从醒来就好像变了个人似的,但你还在,什么都无所谓了。”听到秦乐成嘴里无意说出的这句话,秦璐嘴角的笑意僵硬了下,她不是原来的秦璐,这是事实,也是她不敢开口告诉秦乐成的唯一秘密,她实在不想失去这段来之不易的亲情。自私也好,什么都好,她只想秦乐成他们这些关心她,爱她的人此生都好好的,仅此而已。  “哥哥,最近早点回家,遇见陌生人搭话千万不要傻乎乎的去相信,哪怕是你的朋友同学需要你的帮助,也不许烂好心的把自己葬送进去。”秦璐抿了抿唇,说出这番近乎不近人情的话来。比起旁人的生死,她更在乎的是自己人的安危。秦乐成皱了皱眉,显然没反应过来秦璐这话是什么意思,“怎么了?哥哥在你心里面不至于这么弱吧。”语气有些调笑,虽然秦璐这话被秦乐成放在了心上,却没有重视。秦璐倒也没有隐瞒秦乐成了,清澈空灵的瞳孔深邃幽暗,直视秦乐成那双带笑的眼,轻叹口气,有种小孩儿不听话却不能动手教训的无奈感:“哥哥,你觉得人和鬼比起来,谁更可怕。”秦乐成一愣,随即给出了答案:“鬼吧。”秦璐只是一笑,可眼底却浮现出冷淡的讥讽嘲笑,嘴角那一抹刺骨冷冽的弧度再秦乐成眼中一闪而过,“可在我看来,人比鬼还要可怕,人心难测,你永远也看不透人的内心是怎样的,善与恶,罪与罚,白与黑,都不过一念之间。”秦乐成看着眼前似乎在压抑着什么的秦璐一眼,心头涌出一股酸涩憋闷之感,张张嘴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或许从小到大以来,除了秦家那一家奇葩的亲戚,以及父母离婚丢下他们兄妹不管的事,秦乐成并没有遇到太多烦恼的事,但是现下,秦璐这番话令他的内心再也平静不下来。不过所幸秦璐很快就恢复过来,笑眯眯地看着眸子深处难藏难过的秦乐成,伸手拉住了秦乐成略汗湿的手,朝家走去,“哥哥,凡事都不要太死心眼,若旁人对你没有起什么伤害心思,那还好,倘若...哥哥我宁愿你狠一点,不给别人伤害你的机会,而且哥哥这么聪明想必也感觉到了榆湖城的不同了吧。”秦乐成一语不发,静静听着秦璐不安地嘱咐他,喉间莫名紧涩。榆湖城最近不知为何,杀人事件渐起,虽然警方一直在压制着,可新闻照样还是透露出了一星半点,足以引起他的注意,只是没想到会是这么的惊悚恐怖。“那,小璐这危险到底是来自人,还是你说的...”秦乐成眨眨酸涩的眼睛,语气轻飘,“鬼?”秦乐成明显感觉到秦璐拉着自己的手紧了一瞬,心中便有了答案。快到家门口时,秦璐低声说道:“鬼神固然可怕,却始终可怕不过人心,阴谋诡计哪一样不是人心精通的,无形间就能置人于死地,不过哥哥交的朋友张涉就不错,可以深交。”看得出秦乐成心烦意乱,所以秦璐说完这句话就不再说了,剩下的就留给秦乐成自己慢慢去想清楚和明白。而另一边—宇文玉拧着眉头,眼神阴郁看着那团血红肉块,上面传来浓郁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可宇文玉像是没闻到一般,蹲下身去近距离观察那团肉块,身后的钱队强忍住呕吐感道:“老大,受害者是一名女性,死亡时间大致在前天零点十分,死亡原因是疼死的,初步断定是第三界生物所为。”不是失血过多而死,还是活生生被剥皮的剧痛疼死的,而所谓第三界生物也不过是他们特别行动小组在外面对鬼怪的统一称呼罢了。宇文玉轻嗤一声,对于钱队的报告不做任何的评价,这些浅显表面的问题一眼就能够看出来,还大费周章的去调查做报告,当真是可笑之极,也不知道前任领队人长孙千暮是如何忍受这些个蠢货的。手指莫名的有点痒痒,只可惜他身为国家职务人员不能滥杀无辜,不然在他到来的第一天,他也决计不会留下这些蠢货来拖他的后腿。起身,语气寡淡,言辞却极为犀利:“我要的不是这些一眼就能看出来的结果,如果你认为特殊行动小组的职务不好做的话,我可以代你申请调到别的工作岗位,而不是在这里说些浅显明了的话来敷衍我,我可不是长孙千暮,对你们可没有太多的耐性,再拿不出让我满意的结果来,你们的申请调职信我就会递交上去。”钱队等人的脸色均都变了几变,视线从宇文玉身上掠过,却在他淡漠扫过来的时候,快速挪开了。杨欣然刚记好手头报表,听见宇文玉这番话,心头冷笑一声,却没有多言,也清楚宇文玉这话针对的是那些身怀异能的特别成员,像他们这种普通成员宇文玉向来都不会要求太高的,但一定的工作效率还是要有的。“老大,这是前几日安队他们调查到的结果,是从城南街头那具被剥了皮的女尸身上发现的,承允他们已经先一步过去进行更深一层的调查了。”杨欣然讲手中报表递给了宇文玉,说完话之后就站在一边,神情严肃,等待宇文玉看完报表之后的决策。宇文玉从不认为这些普通人员不如异能成员,反而的,他们会比这些得天独厚的异能成员更加的要用心,也更加的要细心,总是能够想到被他们所忽略的一些细微细节,这也是为什么宇文玉对普通成员多了一些耐性的来源。越是看下去,宇文玉的眉头就皱得死紧,捏着报表边缘的手指不由自主紧了紧,抬眸看着杨欣然,语气森冷:“立刻打电话给柳承允他们,让他们务必小心行事,普通成员待在安全范围之内等待命令,这案件他们是无法而完成的,如果遇到危险,很有可能会全军覆没。”杨欣然嘴唇颤了颤,但好歹经历过很多大事紧急事件,很快就稳定心绪拨打了柳承允的电话,可电话那头传来冰冷的机械女音让杨欣然脸色瞬间煞白下来,“老大,承允的电话关机了,临走之前,他说过他的电话是不会关机的,以便随时报告情况的...”宇文玉身上气势猛然暴涨,但很快收敛起来,看着钱队等人命道:“通知其他待守成员迅速赶往城南街头接应,杨欣然你跟我一起走,我们要先去找一个人,或许她有办法来解决这件事。”宇文玉独自一人是无法揪出凶手的,对于自己能力不如那个未成年小女孩儿,宇文玉心里一点嫉妒都没有,也不觉得去找那小女孩儿来解决这件剥皮凶杀案有什么不对,和丢脸的地方。比起这个,他更想的是抓住凶手,避免更多的年轻女孩儿遭受如此残忍的迫害。是的,所有死去的人全都是年龄在十八岁到二十五岁之间的女孩子,据杨欣然说,死去的女孩儿均有一个共同点,那都是年轻和漂亮,这让宇文玉心中闪过了一个念头,却怎么都抓不住。或许早就猜到宇文玉会来找她,所以打开门看着面无表情的宇文玉,和带着愁容担忧的杨欣然,秦璐是一点意外都没有,只对着屋内喊了一声:“小姑,哥哥我朋友来找我,我和他们出去一下,很快就会回来的,你们不用等我了。”秦丽珍应了声,嘱咐她早点回来,别玩太晚就没过多语言了,秦乐成只是对着有过一面之缘的宇文玉点了点头,其中意思不言而喻,而季思衡却突然蹦跶出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拉着秦璐出了门,才大喊着:“妈,我也要跟着璐璐姐去玩。”秦丽珍来不及阻拦,只好看着空荡荡的门口摇头笑骂了一声臭小子。秦璐无奈扒下季思衡缠着她的手,“你知道我是去干什么就跟着来。”季思衡在见过楚云天,长孙千暮之后,对宇文玉这类的人已经产生了免疫,对他那张冷瘫脸提不起任何畏惧,耸耸肩头随意道:“能够猜到一点,最近我们补习班上都传开了,说是榆湖城出现了一个变态杀人狂魔,喜欢剥人皮,可我知道这件事不是人做的,而是鬼做的,是不是啊,璐璐姐。”看着摇头晃脑说得头头是道的季思衡,秦璐没说话,杨欣然先开了口,“那你更应该回家去了,难道你不害怕吗?”对于季思衡一个小孩儿是怎么知道的,杨欣然悄然瞥了一眼神色淡淡的秦璐,心里就已经有了答案,却没那个立场去说什么,实际上她的内心已经崩得紧紧的了,生怕柳承允他们出什么事。“你倒是百无禁忌,这样的事儿都敢跟一个小孩儿说。”宇文玉倒是对这件事没多大意见,谁让他从小都是在鬼怪群中活下来的呢。“有什么的,虽然有些时候真的很害怕,但是我璐璐姐是很厉害的,她会保护我,我虽然现在很弱小,但谁也不能保证我没有强大起来的那一天,到那时候就是我保护璐璐姐了,现在跟着出来就是长长胆子的,以后跟着我璐璐姐出去,才不会丢她的份。”季思衡笑着犀利反驳,宇文玉似笑非笑看了他一眼,没再说话,只是把视线放在了从出来就没开过口的秦璐身上。殊不知秦璐此时正在和神识里的凰隐说话—“隐藏得太好了,根本就察觉不到在哪里,不过她若是寻不到令自己满意的东西是不会离开的。”凰隐淡淡的话中是隐藏不住的厌恶,这股似乎就环绕在自己周围的血腥气味让他无法忍受。秦璐倒是眼神淡然看着前方,“那你知道她是什么吗?”喜好剥人皮,还全都是年轻漂亮的女子。秦璐想,她或许知道了什么。凰隐沉默了一瞬,像是在纠结着什么一样,才不情愿启口道:“不知你有没有听过画皮?”“画皮?”秦璐一怔,随即道:“聊斋里面的那个面翠绿,齿如锯,然后用人皮幻化成二八丽姝模样出来吸人精血的画皮女?”听着秦璐这一长串描绘,凰隐只觉眼角抽搐,忍不住出口打断了她继续说下去的话,“谁告诉你画皮女是这般模样的,简直荒唐。”这点根本就不足以形容那画皮女真面目的一禺。对于凰隐隐带怒气的打断,秦璐也不在意,一耸肩头,将这口黑锅甩给了影视:“电影电视上都这么拍的,我哪知道真正的画皮女长什么样子,不过听你这语气,你们之间似乎还颇有一段渊源。”凰隐喉间似乎涌上了一股腥甜,差点没把自己给呕死,他堂堂百鸟之王怎么会跟那等低下肮脏之物扯上关系,只是曾经那惊鸿一瞥便让他百年难忘,恨不得时光倒流回去,把自己眼睛给挖了。“总之你自己多加小心,那画皮女最喜年轻貌美的女孩儿子,你自身带灵气,肯定会被她给盯上,不过到底是不是她,我也不清楚。”真希望不是,不然以秦璐现在的实力对上画皮女,到时候还不得他出面解决,他不想在秦璐面前出丑,毫无形象呕吐什么的,简直丢他百鸟之王的脸面。------题外话------  此故事均属虚构,请勿深入考究QAQ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打赏
  1. 上一章(快捷键:←)
  2. 下一章(快捷键:→)
神奇推荐位
  1. 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萤夏 / 著 一场暗杀,一次重生,她从25世纪末代号为1的顶尖杀手,变为了Z国胆小懦弱的新兵蛋子。...
  2. 猎户的辣妻

    妖娮 / 著 村口老言家的姑娘嫁给了村中唯一一户猎户,听说这老言家的姑娘,在嫁给猎户之前还许过猪肉...
  3. 鬼手天医

    火龙汐 / 著 铅汞鼎中居,练成无价珠——我有绝世炼丹术,炼得续命丹在手,阎王也要靠边走!她,唐心,...
  4. 婚后蜜宠:萌妻至上

    情非缘浅 / 著 顾秋慈与尉迟厉第一次见面,二话不说先滚了床单!次日离开前,顾秋慈掏出一沓钱放在床边,...
99uu娱乐手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