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青春>拂锦谣

第三十三章 第一次冷战

书名:拂锦谣|作者:子雨落|本书类别:青春|更新时间:2018-01-13 09:07:00|字数:3222字
  连着几天她总是没有机会说出口,每当她要提起的时候总是被他打断,他或许是知道的,知道她要说什么,他那么聪明怎么能不明白呢,可是他越是不让她开口她越是下定了决心要说,万一吴先生真的是冤枉的怎么办,即使是南宫钺有自己的打算可总不能拿一个无辜人的性命来做赌注,成功也好不成功也罢总还是要试一试的。  所以南宫钺回到家不等他先说什么她便抢先开口:“听说吴先生被抓了。”接过他的风衣整理好挂在衣架上状似无意的说着。  他的眉头微皱,她还是问出了来,只是稍稍停了停应了一声便朝楼上走去。  温馥婉赶上率先踏上楼梯:“我去给你放洗澡水,早就已经让崔姐烧好了。”  在盥洗室给他放水的时候他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她身后,两手穿过她的腋下将她抱在怀里含着她的耳垂轻轻啃啮,温馥婉被他弄的痒痒的往后缩了缩脖子微微推拒“水放好了,你洗吧我先出去了。”  他却圈主她不让她走,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轻声低喃:“一起洗。”  “我已经洗过了。”她的脸红红的,微微挣扎。  “那就再洗一遍。”不由分说的将她抱起来放进浴缸里,温热的水浸湿了她乳白色的丝质睡衣她站起来却紧紧贴在她的身上勾勒出曼妙的身姿,她是美的带着江南女子的灵秀和温婉,雾气氤氲中他有些挪不开眼。  她想离开他偏是不让最终只能遂了他的意,两个人的力量终究是悬殊的她又打不过他,他抱着她躺在浴缸里享受难得的惬意,他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又或不是。  “吴先生为什么会被抓呢?”躺在他的胸口一圈一圈的划着水纹,她知道他听得见。  可是许久他都没有回应她,温馥婉差点以为他是真的睡着了,可是他又忽然开口:“贩卖鸦片。”  “有确凿的证据吗,会不会抓错了呢?”她说得小心翼翼,瞧瞧抬头看他的脸色有没有变化,还好,他只是皱了皱眉眼睛仍旧闭着呼吸却长长的“没有证据我是不会抓他的。”  “那……那能不能关一阵子就放出来呢?”  南宫钺睁开眼睛垂眸看她:“若是平常的事情就罢了,可是他触碰了我的底线。”  他的底线是什么,究竟是鸦片还是夺权亦或是其他的事情?她如今身在疆北最近发生的事情她不可能不知道,只不过从不去关心从不去计较罢了,只要他还好好的在她面前他不说她便不问,即便他每次回来都是神疲力竭。可是这件事情吴先生却又牵扯进去雪华来求她她又怎么能视若无睹呢。  南宫家兄弟几个夺权的事情早就已经闹得满城风雨,几位元老重臣也划分为几派暗中较量,即便她再漠不关心一些风言风语总还是能吹进她的耳朵里的。  其实这些南宫钺都不在乎,原本顺军就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了只是他着实厌烦了那俩兄弟私下不断的小动作,现如今父亲又直接升了他做第三军军长原来的军长被调到了第五军,自己的二哥和七弟许是着急了。  他是顶厌烦兄弟阋墙这种事情的,可是他身处其中即使不去主动害人看也不能不防患于未然,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必定是加倍讨回来的,他就是这样的人他的那个二哥腿脚不灵便脑子也不灵光竟想在此次药品采购的事情上陷害他,亏得他早有准备提前动手将吴芳平和与南宫锐合谋的周聪以贩卖鸦片的罪名抓了起来,要怪只能怪吴芳平不够聪明只看重眼前的利益钻进了他早就已经张开的口袋,让他一网打尽。  让老二在父亲面前失了面子让老七被发配到了寒城,如今已经没有谁能成为他的障碍了。  可是尽管如此牢里的人他也并不想放过:“父帅有令凡是买卖鸦片的一律死罪,我也没有办法。”总归还是有他自己的原因,这理由他知道牢里的吴芳平大概也知道。  “到底是不能放,还是不想放?”没有听到他的回答干脆围了一条浴巾回了房间,她知道雪华旅馆的电话,但是她拿起电话又放下不知道该怎样和她交代,她害怕看见她失望的模样她也害怕失去这个唯一的朋友,她真的是没有这样的勇气的。  南宫钺从盥洗室出来的时候看到她正握着电话坐在那里发呆,他擦了擦头发躺在床上径自依靠在那里看杂志。  温馥婉放了电话就这么直直的看着他,她是望着他能改变心意的,可是他的心是什么时候变得这般冷硬了的还是他原本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呢,她忽然有些看不懂了。  “那我明天去看看他可以吗?”  “天不早了,赶紧睡吧。”  良久,她起身去了隔壁的房间,不是生他的气而是生自己的,她需要冷静一下独自一个人。  好像不约而同的两个人进入了冷战,他虽然还是每天回来每天早晨按时出去,但是两个人从来都不说话,她起的晚睡的早他回来的时候她早就已经睡下了,走的时候她还没有起,不像从前一般将他送到门口,即使偶尔的碰面也只是各自干着自己的事情。  可是即便如此两个人也并不是漠不关心的,比如他会问崔姐小婉最近有没有好好吃饭在家里时常都做些什么;她也会问姚副官他最近是不是很忙,是不是又会抽很多的烟……别人全部都看在眼里他们心里也都是心知肚明的,可总是就这样相互冷漠着谁也不愿意先低头。她从前不是这样倔强的人,或许是在他身边久了被惯坏了,人啊,还真是不能惯着她自嘲的笑着。  最近温馥婉在尝试着写些东西,给报刊杂志投稿,南宫钺不让她出去工作那么她便写稿子能赚一些稿费自然是好的,即使赚不到也权当打发时间,她是在报纸上看到有招稿的信息的她也只是试一试没有想到竟被录用了,她给自己取了一个笔名叫‘自悲骨’没有特别的缘由只是因为偶尔看到了蒲松龄的《大江东去·寄王如水》中的一句“每每顾影自卑,可怜抗脏骨。”便随手取了这样一个名字。  两个人差不多冷战了七八天的时间她大多都是在看书或者写东西,有时候有了灵感半夜的时候也会起来趴在书桌上奋笔疾书。  那一天南宫钺回来的有些晚,因为有些应酬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可是看到小婉的房间里还亮着灯,以前从不知道她会睡得这样晚,往常九点多回来她都已经睡下了,打开门看到她正在奋笔写些什么恁的认真站在她身后半天她都没有发现。  她确实很认真直到有人在她旁边放了一杯牛奶她才发现,以为是崔姐便随口道谢。  “崔姐早就睡了,你怎么这么晚还不睡?”  温馥婉蓦地一惊,这分明是……回过头却离他不过咫尺,他的脸靠着她很近,在她的唇角轻啄然后是眼睛、鼻子最后含住她的唇浅尝辄止,额头抵着她的他的呼吸喷薄在她脸上。  “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她轻声问。  “是在等我?”  她没有回答,因为她自己也不知道或许是也或许不是。  “好了,回去睡觉吧。”一把将她抱起来回了他们的房间,他或许是真的累了躺在床上没多久便搂着她沉沉地睡着了,她想说什么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叹了口气自顾睡去。  这几天雪华几乎每天都会打电话过来,她总是敷衍着,她或许已经发现什么了吧已经好几天没有再打电话了,她也庆幸着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和她交代,她唯一求她的事情她还是做不到。  黑夜中南宫钺睁开眼睛乘着月光低头望着怀中熟睡的女孩,她的眉头紧锁着,心事重重的样子,忍不住伸手替她抚平。  温馥婉醒来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可是回头却看到南宫钺还在睡,这也真是难得他会睡懒觉。  悄悄起身还没有来得及穿上拖鞋就又被他扯了回去:“再睡会儿。”  “你今天不用去军营?”  “我今天休息。”他闭着眼睛仍把她锁进怀里。  温馥婉躺在他身边难得这么近距离的观察他,他的额头、他的眉毛、他的睫毛还有他的睫毛和下巴,全都细细打量了一边,他的下巴上冒出了短青色的胡茬摸起来痒痒的。  他并没有阻止她的打算,只是说了一句“陪我睡一会,等会我们去监狱。”  “什么?”她以为自己听错了,所以又问了一遍。  “你不是想去看看吴芳平吗?我们下午过去。”  他是特地腾出时间带自己去看吴先生的吗,应该是这样子的,听姚副官说因为他刚升为军长所以军营里的事情很多几乎没有时间休息,可是他却刻意把时间空出来带着她去看吴先生,其实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逸钧,谢谢你。”  南宫钺将她的小脑袋靠近自己的胸口,轻笑道:“小傻瓜。”  她确实够傻,傻傻的就钻进了他设计好的陷阱里,心甘情愿的。  他们莫名其妙的冷战现在又莫名其妙的和好,或许爱人之间就是这个样子的,吵吵闹闹日子反而过得更顺遂。  崔姐很高兴,本来就是冬天这几日家里的温度更是又降了好几度,现在又好了,两个人和和美美的她看了心里也高兴。  姚副官也很高兴,军队的事情本来就忙,长官这几天脸色不好他身边的气压就降了好几度,他感觉自己的命都短了好几年,现在长官心情好了他的压力也轻松了很多。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打赏
  1. 上一章(快捷键:←)
  2. 下一章(快捷键:→)
神奇推荐位
  1. 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萤夏 / 著 一场暗杀,一次重生,她从25世纪末代号为1的顶尖杀手,变为了Z国胆小懦弱的新兵蛋子。...
  2. 猎户的辣妻

    妖娮 / 著 村口老言家的姑娘嫁给了村中唯一一户猎户,听说这老言家的姑娘,在嫁给猎户之前还许过猪肉...
  3. 鬼手天医

    火龙汐 / 著 铅汞鼎中居,练成无价珠——我有绝世炼丹术,炼得续命丹在手,阎王也要靠边走!她,唐心,...
  4. 婚后蜜宠:萌妻至上

    情非缘浅 / 著 顾秋慈与尉迟厉第一次见面,二话不说先滚了床单!次日离开前,顾秋慈掏出一沓钱放在床边,...
99uu娱乐手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