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古言>三世倾心只为她一世真情

第十六章:君不负卿

书名:三世倾心只为她一世真情|作者:焰冰|本书类别:古言|更新时间:2018-02-13 15:47:37|字数:7531字
  大国师瞄了她一眼,简短地道:“她不是死,而是魂飞魄散。”  凤羽狂吃了一惊:“怎么说?”  大国师道:“这是她选择换体重生后所付出的代价。连日和其他女子成婚,她便会在明日天亮之前魂飞魄散。”  饶是凤羽狂再镇定,此刻也不由得睁大眼睛,看看月浅,再看看大国师:“什么换体重生?浅姐姐不是舅舅的亲生女儿吗?”  难道月浅也是穿越来的?  “她不是。”大国师回答的依旧很简短:“她是妖的身体,异界的魂,简称魑璃。”  妖的身体?难到她其实并不是妖,是魑璃?  凤羽狂愣了一下,她懂一些驱魔术,自然是知道魑璃这种生物的。  是一种不同于妖,不同于人,介于人与妖之间的一种生物体。  有些妖虽然幻化了人形,但毕竟还有妖性,只有修炼几千年甚至上万年后才能凝成真正的人体,才能像正常人一样在人间生活。  如果修炼时日太短,只是幻化了人形,但身却依旧是妖身,如果这个时候她爱上了人间的男子,和男子欢爱,体内的妖毒便会侵入男子体内,时日一久,便会要了男子的命。  还有另一种妖,也就是死去的妖的身体里被强迫注入一个凡人魂魄,凡人魂魄会因为身体是妖而不能爱上别人,是个注孤的命,否则被爱的人会遭天谴,那个人便会枉死。  如果这个妖真的爱这个男子,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便会求法力高深的法师将自己脱胎换骨,把自己身上的妖毒完全煅烧,真正拥有一个人体。才能和心爱的人双宿双飞……  不过,这煅烧妖毒并不容易,不但要求那位法师法力极为高深精纯,而且被煅烧之时如同剥皮拆骨,剧痛无比,一般的妖根本承受不住这种剧痛,大多数被活活痛死,直接魂飞魄散,煅烧也会宣告失败。  因为此事很有些逆天而行,所以就算偶尔一两个能够煅烧成功,要想获得真正的人体也要满足许多极为苛刻的条件。  一,魑璃被煅烧成功的同时,也会洗去所爱男子心中对她的记忆。  她必须让那个男子再一次爱上她,而且她对过去的一切要守口如瓶,半点也不能提起,一旦提起,便破坏了古咒,天谴就会立即降临。  被她爱上的男子就会无故枉死。  而且妖变成魑璃以后,性子和原先也不太一样。  有的变得温柔,有的变得暴躁,有的变得胆大妄为,还有的变得胆小如鼠……  而且这时候她虽然和正常人差不多,但还不算已经变成真正的人,只有她再一次和所爱男子有了鱼水之欢之后,她的身体才会发生真正的变化,慢慢一点点变成真正的人体。  这一个过程大约需要三年之久,而这三年中男子不得再与其他女子交合,一旦男子变心和其他女子有了欢好,那魑璃的身子就会立即破败,前面所有的努力都会前功尽弃。  之后便会留一具尸体然而魂飞魄散……  但传说中的魑璃来无踪去无影,身子远比正常人要轻,据说只有二三斤重。  如果月浅是一只魑璃,夜隐连日怎么会看不出来?  他也是懂法术的是不是?  再说魑璃是有呼吸但没有心跳的,而月浅却和正常人无疑!  她不但有心跳,甚至在大牢外面的时候,她的手也像人类一样温热……  不过,在这个大陆上,好多东西都和她那个世界的东西不一样,或许,魑璃也不一样。  凤羽狂又看了月浅一眼,月浅抱着膝盖坐在那里,满头的长发披垂下来,遮住了她的面目。  然后,凤羽狂就惊讶地发现月浅墨黑的长发在一寸一寸变白……  她真的是一只魑璃?  为何和常人无异?  如果天亮她就魂飞魄散的话,那舅舅一家呢?  凤羽狂心中一沉,心底深处似有痛楚翻上来。她抓住了大国师的袍袖:“师父,你说她会魂飞魄散?你是神仙,这个世上没有你做不到的事情,你能不能救救她?”  不管月浅是人也好,是魑璃也罢,她都是月昭的女儿,月昭虽然恨她不争气,却绝不会盼着她出事,他们还在等她回家……  大国师反手揉了揉她的发心,微叹了口气:“已经来不及了。”  一切该发生的已经发生,他就算是神仙,也是回天乏术。  凤羽狂窒了一窒,看了看月浅,再看看大国师:“那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的心里塞了太多的疑团,她总得弄清楚原委,才能给月家一个交代,给自己一个交代……  也说不清为什么,她对月浅有一种莫名想要袒护的感觉,就像是……  大国师眸光微微一闪:“此事说来话长。”  他抬眼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她还有一个多时辰的时间,你是想留下再陪她一会,还是和为师回去?”  凤羽狂心中一沉,松了大国师的衣袖,抿了抿唇:“那我再陪她一会。”  大国师点了点头,黝黑的眼瞳又投射在月浅身上:“月浅,本座还可满足你一个愿望。”  月浅身子一动不动,把头摇了一摇,语调淡淡的:“谢国师大人,可月浅现在没有任何愿望……”  她的声音还有些沙哑,语调平平的,没有了任何高低起伏,像她的人一样死寂……  大国师道;“你不想再见他最后一面?本座可以马上召他前来。”  月浅依旧摇头:“不必了,我和他已经无话可说……”  大国师:“……”  他转身离去了,像他来时一样,转眼消失,谁也不知道他又去了哪里。  凤羽狂坐下来,默默地陪着她,心里也说不清是什么滋味。  似痛楚似恼火又似遗憾……  时间一分一秒慢慢滑过去,而月浅的头发也慢慢变为雪白——  “浅姐,师父给你一次机会,你为什么不把握?”凤羽狂想起了刚才大国师手里的那颗药丸,那应该是能救月浅命的吧?  她为什么不吃?  是对生命已经完全绝望,还是?  没有人可以轻贱生命,就算是一只魑璃,也应该珍惜这来之不易活着的机会。  月浅慢慢抬起头来,一双美丽的眼眸注视着墙壁上的油灯。  油灯闪闪烁烁,里面的油已经快要燃烧殆尽,一如她的生命之火,似乎随时都会熄灭。  她轻轻叹了口气:“我不能吃那换生丸,我活下来的话,他会死。”  凤羽狂一震,望着月浅的眸光有些锐利:“他如此待你,你还不肯伤害他?  宁愿自己魂飞魄散,也不想坏了他的性命?”  这月浅是美人鱼投胎的吗?  宁愿自己化为泡沫,也不肯对心爱之人不利……  凤羽狂自问做不到,她也不想做到。  她一贯的原则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还你十分!  她不会默默为别人付出,爱一个人就要洒脱地表达出来,让他知道。  当然,对不是自己的缘分,她也不想强求,不会和自己过不去。  该放手的时候她会很痛快地放手。  人生有多少大事还做不完,又何必计较这些卿卿我我的小恩怨?  月浅微微一笑,眼神有些飘忽:“羽瑶,多谢你能在最后的时刻陪着我。长夜无聊,你要不要听一个故事?”  凤羽狂心中一动,她要讲的应该是自己的故事吧?  “好!”凤羽狂回答的很干脆。  月浅笑了一笑,她五官秀美,这一笑之下,如鸢尾花开,有一种别样的震撼之美。  月浅的故事其实很简单,却也很震撼。  随着她缓缓的讲述,凤羽狂眼前似徐徐展开了一个画卷,一部电影……  寒冬腊月,寒风瑟瑟  白衣少年打马如飞而来,路过一片桃花林的时候,经过时看到一位白衣少女在唯一一颗梅花树下翩翩而舞。  树上的花朵随着她的衣袖之风飘飘落下,在她身周盘旋飞舞,那景致之美如同画图。  一舞完毕,那白衣少女忽然朝着白衣少年直飞过来,冷冷瞧着他:“谁让你在此偷窥的?!”  声音冷脆的像冰河初解。  白衣少年却抚掌大笑:“好舞!只是摧残了这些花儿。”  那白衣少女刚才起舞的地方,果然落了一地的梅花花瓣。  白衣少女薄唇一抿,意甚不屑:“关你何事?”她声音清清冷冷,人也清冷美丽的如同这十二月里的腊梅。  白衣少年微笑:“焚琴煮鹤,辣手摧花,总是大煞风景的事。”  白衣少女瞥了一眼地上的落花:“摧也摧了,又能如何?”  白衣少年微微一笑,自袖中抽出一管玉笛,斜倚着梅树悠悠吹了起来。  随着笛音的流转,地上的落花纷纷飞起,如同活了一般重新飞上了枝头……  白衣少女在旁边静静听着,看着。  一曲既终,所有的落花也重新飞上了枝头,纷繁缤纷,更加灿烂。  “如何?花还是生在枝头漂亮些。”白衣少年眼眸里笑意盎然。  白衣少女一拂袖,语调淡淡的:“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本事。不过,这些花迟早是要谢的,只是早晚而已。”  白衣少年凝望着她的脸,微笑:“花是极娇嫩的东西,能在枝头多待一天也是好的。”  白衣少女瞧他一眼:“没想到你倒是惜花之人。”她转身欲走。  “姑娘慢走,还未请教姑娘芳名?”白衣少年眼眸里隐隐有丝不舍。  “浅眉。”白衣少女淡淡回了一句,身形一起,直飞入桃花林中,转瞬消失了。  ……  大雨倾盆,惊雷闪电一道连着一道,那耀眼的光芒几乎划破了苍穹。  白衣少年坐在书桌前挥毫作画,画中一颗挺拔的梅花树,梅花树下一位白衣少女在翩然起舞……  窗户猛然被撞开,一道纤丽的白影闪了进来,在她身后一道白亮亮的闪电追踪而来,眼看就要劈中她的身子!  白衣少年几乎是想也不想,伸手将那白影扯到身后,手掌一挥,一道淡蓝光波发出,和那道耀眼的闪电碰个正着!  闪电消失了,白衣少年也踉跄了一大步,一口鲜血直喷出来。  “你怎么样?”白衣少女伸手扶住了他。  “浅眉。”白衣少年眼眸里是欣慰的笑意:“你没事便好。”  浅眉侧头看了他半晌:“听说你是个风流浪子,你对每个女孩子都这么不顾性命的相救?”  白衣少年一僵,凝望着她半晌,问了一句:“浅眉,这么说你知道我是谁?你能来找我,我很高兴。”  浅眉抿了抿唇,微微转开眸子,淡淡道:“当然,你是天下第一风流的靖王爷,我不是专程来找你的。”我只是躲避天雷……  她的眼睛看到了桌上的画,眸底深处有光波微微一动:“这是——画的我?”  歪头打量了两眼,认真点评:“靖王爷,你的画术不错,画的很像。”  “不要叫我靖王爷,浅儿,你可以唤我为连日,这是我的名字。”白衣少年不动声色地站在她的身后。  浅眉一回头,二人离的太近,她柔软的唇瓣好巧不巧地擦过他的唇。  白衣少年眼眸骤然变深,伸手搂抱住她,温热的吐息在她额头氤氲:“浅儿,我很想你。”  浅眉身子微微一挣,反而换来他更牢的禁锢,她干脆也不再挣扎,一双清澈的眸子落在他的脸上:“你骗我!你和我只见了一面,你怎么会?”  “浅儿,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叫一见钟情?自桃花林中一别,我一直想你,真的很想你,我以为再也不会见到你,没想到你会来找我,浅儿,我真的很高兴。”  夜隐连日轻抚她的发丝,声音柔软平静。  浅眉怔了片刻,后退一步,看了看他,摇了摇头,轻轻一笑:“这是你常哄姑娘说的话吧?你去哄其他女孩子好了,我不信你。”  她抬头看了看外面的天,天不知道何时雨散云收,又露出了一大片璀璨的星光:“雨停了,我该走了。”她转身就想跃窗而出。  但她身子才转了一半,手腕便被人拉住:“浅眉,你不相信我是真的爱上了你?”  浅眉垂眸看着他搭在自己手腕上的手,不由的甩开。她看着他那张倾国倾城的面容,想了一想:“我不知道你喜欢我什么,我这张脸?我长的虽然很不错,不过,我听说你阅遍花丛,应该见过比我更漂亮的女孩子才对。你见过我一面就说爱上我,这未免太神话了些。”  “爱来了那便毫无理由,浅眉,我也不知道到底中了什么魔道,心心念念全是你,你要如何相信我?难道真要我剖一颗心出来给你看?”夜隐连日看着他空落落的手心,眸底黯然。  浅眉拧眉看了看他,摇了摇头:“我要你一颗心做什么?”  她歪头想了一想,忽然微微一笑:“我听说大荒之境中的火麟花开的不错,你如果为我采一朵来我便相信你。”  她原本是有些清冷的模样,这一笑之下却如三月里妖娆的桃花盛开。  她头也不回便飞跃上了窗子,飞身而去。  幽幽夜色下只留下她清冷的嗓音:“采摘来火麟花后再来桃花林找我……”  桃花林还是那个桃花林,桃花已谢,枝头上已经结了小小青青的桃子,个个如豆粒大小。梅花却依旧开着,就如他与她相遇那天。  夜隐连日骑着马像一阵风似冲进了林中:“浅儿,浅儿……”  林中寂寂,什么人也没有。  夜隐连日脸色苍白的可怕,白袍上斑斑点点都是血渍,他怔怔地看着那白衣少女曾经跳舞的地方,喃喃:“浅儿,原来你是骗我……”  他的身子忽然自马上直跌下来,晕了过去。  再醒来时是在一个布置清雅的屋内,屋内一个银吊子里熬着微苦的草药,一位白衣少女正扇着扇子扇着炉火,火苗红红的,映的那少女白皙的脸庞也红晕如霞。  夜隐连日呆呆地看着她,几乎舍不得移开眼睛。半晌开口唤了一声:“浅儿。”  浅眉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不动声色地将熬好的药倒在一个青瓷碗里,端过来,将他扶起来,让他半倚在自己怀中:“把药喝了。”  夜隐连日乖乖喝了药,那药极苦,苦的他微微拧了眉。  “苦?”浅眉望着他,不动声色。  夜隐连日微笑摇头:“浅儿你熬的药,再苦我也喝的下。”  浅眉眸中隐隐有光波流动:“油嘴滑舌!”就要将他放下。  夜隐连日却紧握了她的手,自怀中掏出一朵火红的如同火焰的花:“浅儿,火麟花我采来了。这下,你总该相信我了罢?”  浅眉微微垂了眸子,将那朵花接过,放在鼻尖嗅了一嗅,淡淡地道;“这花也就好看了些,并没有其他什么功用,为了这么一朵花,你被那护花神兽咬了两口,如果不是我及时相救,你这条命就不在了!你这么聪明的人,怎么忽然犯傻了?”  夜隐连日将她的身子拉的离自己近些,眼睛看着她的眼睛:“浅眉,我说过,我喜欢你,无论你要什么东西,我都会想办法为你弄到。”  浅眉似受了一点触动,微微摇了摇头,不再说话了,挣开他的手去收拾了药碗,转身欲走。  “浅儿!”云隐连月挣下地来,他身子太虚,落地便跌了一个跟头:“浅儿,你还不信我?”  声音里有一丝焦灼和痛苦。  “你先养伤吧。”浅眉足下顿了一顿,走了出去。  浅眉对夜隐连日面上虽然有些冷淡,但还是很照顾他,每天都为他熬一大碗药,还弄来一些补品为他调理身子。  也不过六七日的功夫,夜隐连日便恢复了正常。  这几天他只要能活动便一直跟在浅眉身边,笑吟吟地为她打下手,说些不咸不淡的情话,而浅眉对他却始终冷冷淡淡的,除了为他疗伤以外,闲话也不多说一句。  这让夜隐连日很苦恼,那时的他尚是一位少年,虽然有过许多女人,但正经八百地追一个女孩子还是第一次。  他几乎使出了浑身的解数,却依旧融化不了浅眉那扇心门。  只好紧紧缠着对方不放,增强自己的存在感。  这样一来二去的,十几天便过去了,而夜隐连日的假期也要到头。  他在珞迦山学艺才满五年,这次下山本来就是为探亲的,却没想到碰到了浅眉,一颗心瞬间沦陷……  他得到的假期是一个月,大国师赏罚分明,对门下弟子要求极为严苛,不要说晚一天,就算是晚一个时辰也不行,也会受到重重的责罚。  而他一颗心完全沦陷在这位名叫浅眉的白衣少女身上,尚没俘虏那颗芳心,他不想走!  直到有一天,他无意间撞见追求浅眉的并不是他一个人,还有一位黑衣男子。  那黑衣男子极为强势,夜隐连日亲眼看到他把叶浅按到一棵桃树下强吻……  在那一刻,他怒发冲冠,也根本顾不得自己身上念力有几斤几两便冲上去和那黑衣男子厮打。  那时的他明显不是黑衣男子的对手,如不是浅眉拼命相救,他说不定就死在那黑衣男子掌下。  浅眉带着他逃到了一个山洞里,用秘术封了洞门,回身察看他的伤势,却被他拦腰抱住,他的眼眸中是火一般的激情和唯恐被拒绝的狼狈:“浅眉,我爱你,你不要嫁给别人……”  俯身吻了下去。  浅眉还是拒绝他,用法术封住了他的行动能力。她冷冷的背影对着夜隐连日。夜隐连日再试了一次,这回浅眉没拒绝他。  这让他欣喜如狂,更加深了这个吻,紧紧箍着她的身子,恨不得把她勒进自己的身体内。  少年人的热情很容易被点燃,尤其是所抱的是自己最心爱的女人。  之后那黑衣男子还是常常前来骚扰,而以浅眉和夜隐连月的功夫,两个人加在一起也不是那黑衣男子的对手。  而夜隐连日便提议一起去珞迦山,浅眉倒也不反对。  因为珞迦山不允许外人进入,所以夜隐连日便把浅眉安排在珞迦山下不远处的一个小山村中。  又悄悄请来大师兄迪许墨,让他在浅眉所在之处设了隐形的结界,不让旁人发觉……  夜隐连日时常下山和她相会,二人如胶似漆转眼便过去了一年。  那黑衣男子果然没有找来。  夜隐连日为了哄她高兴,甚至纵马一天一夜为她去万季国买来了蓝沁果。  因为耽搁了功课,而受到了大国师的责罚,在思悔崖整整面壁了一个月……  而他出了思悔崖的第一件事便是直奔那个小山村去找浅眉。  夜凉如水,而他的心却热如火,恨不得立即看到她,抱着她一诉这相思之苦。  没想到他匆匆赶到那个爱之小院的时候,心心念念的女子并没有在那里。  屋内空空,好在她的衣物以及一些日用品都在,这让他稍稍放了一点心,想着她或许出去采买什么东西,便转身出去寻找。  月亮大如圆盘,照得青石板路发着冷幽幽的光芒。  夜隐连日隐身在一块大青石后,怔怔地看着不远处大榕树下的两个人。  一位白衣妖娆,玉立婷婷,正是浅眉。  而另一位则是一身黑衣,俊逸的脸冷肃如同玉石。  这个男人夜隐连日认得,正是原先三番五次纠缠浅眉的那个男子!  这两个人正在交谈,声音虽然不大,但山间原本就寂静,夜隐连日耳力又好,听得真真切切。  只听浅眉冷淡的声音传来:“右护法,你不要三番两次来找我,如被他撞见不好……”  那黑衣男子哧地一笑:“被撞见又如何,也不过是个胎毛尚未褪尽的毛头小子而已。不足为虑。”  浅眉面色一冷:“他当然不足为虑,可却会破坏了我们的计划!”  黑衣男子依旧不太在意:“你还怕什么?反正我们想得到的消息也已经从那小子嘴里套出来了,那小子现在等同于一颗废棋,浅眉,你什么时候动手杀了他?”  月光下浅眉的脸色微微苍白,摇了摇头:“杀他——不急。他现在如果有了什么意外,只怕帝墨尧会起疑心,说不定会影响我们的计划。”  黑衣男子凝望着她,忽然说了一句:“浅眉,你这堂堂妖族护法不会真的爱上那毛头小子了吧?!”  浅眉愣了一愣,随即又是一笑,摇了摇头:“怎么会?他不过就是个孩子而已。”  她抬头冷瞥了黑衣男子一眼:“你快走吧!他今天面壁期满,说不定会下来找我……”  那黑衣男子眼睛却盯着她的后方,神色有些诡异,悠悠开口:“他已经来了。”  浅眉大惊,猛然回身,就见夜隐连日站在不远处,俊脸雪白,一步步走上前来:“浅儿,原来你一直是骗我的……”  浅眉后退了一步,脸庞也一分分变白:“连日,你……”  “原来这一切都是骗局!你居然是妖族的左护法,把我耍的团团转……”  夜隐连日一双墨黑的瞳眸已经隐隐发红:“你当我是孩子?”  他声音极低,却隐藏着风暴。  浅眉说不出话来,黑衣男子忽然一声狞笑:“既然这小子已经全部知道了,那再也留他不得!干脆杀了他吧!”  一团极浓重的黑雾朝夜隐连日直罩过来!  黑雾中有飞虫的嗡嗡之声,所过之处,草木皆枯。  夜隐连日自然不甘受死,也开始出招。  但他毕竟功力浅薄,根本不是那黑雾的对手,便那团黑雾逼迫的连连后退……  浅眉忽然飞跃而来,衣袖如长蛇般一卷,那团黑雾便消失无踪。  夜隐连日尚没来得及做出别的反应,手臂便被浅眉托住,接着身上一轻,便被浅眉提了起来,她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快走!”  也直到此时,夜隐连日才发觉浅眉的功夫远比他高的多,似乎和自己的大师兄也不遑多让。  耳边是呼呼的风声,那黑衣男子似乎在后面叫了一句什么,紧紧追来。  但那黑衣男子的妖力明显不如浅眉,浅眉就算托着一个人,速度也比那黑衣男子快的多。  很快的,那黑衣男子便被她甩的看不到踪影。  而夜隐连日也身不由己被她弄到一个漆黑的山洞里。  浅眉在山洞中设了一个结界,解开下在他身上的妖咒,但却封了他的念力,让他虽然能正常活动,却也只能像一个普通的少年。  又留下一些清水食物,冷冷地道:“一日之后这结界会自然破掉,你也会恢复自由。在这之前,你不要做无望的挣扎,没有用的。”  说完这句话,她转身就走。  “浅眉,你到底爱没爱过我,还记得我对你的诺言吗?”  夜隐连日倚着大石,一双黑曜石般的眸子闪烁着被背叛的痛楚和不甘,紧紧盯着她。  薄唇紧抿,等待她一个答案。  他曾发过誓,他说君不负卿。  可到头来到底是谁负了谁?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打赏
  1. 上一章(快捷键:←)
  2. 下一章(快捷键:→)
神奇推荐位
  1. 溺爱成瘾

    姒锦 / 著 他爱她,视她如天使。她恨他,当他是恶魔。她逃,他追,她再逃……可是,直到最后她才发现...
  2. 倾天下:商女为后

    风雨归来兮 / 著 现代女高管溺水,穿越到寄居宁王府的小小孤女身上。为生存,抱王妃大腿代掌家,与侧妃合作...
  3. 一品夫人之农家贵妻

    文苑舒兰 / 著 穿越成了童养媳?婆婆病倒,小夫君阴阳怪气不事生产,家境困难?没关系,穿越女理应自食其...
  4. 娱乐头条:天后归来

    席妖妖 / 著 重生后的她明白了一个道理:从国民作家到国民天后,你差的只是一个有没有存稿的问题。连夜...
关闭
红包规则
1. 作者红包是由作者设定领取条件后发放,用户在满足条件后领取获得的红包奖励。
2. 作者红包有三种类型:收藏红包、订阅红包、月票红包。
3. 收藏红包:收藏过该作品后,才能抢红包,单个作品下的收藏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4. 订阅红包:在订阅红包开启时(红包有效期48小时内)订阅(只限潇湘币和元宝订阅)该作品才能抢红包,每个订阅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5. 月票红包:单用户给该作品投月票数量=可抢该作品月票红包次数,投1张月票可抢1次,投10张月票可抢10次,以此类推,每次抢红包后扣除相应次数。单个月票红包同一用户可抢多次,抢红包次数仅限当月有效。
6. 你可以在红包领取记录和【个人中心】-【我的钱包】-【奖励记录】中 查看你领取的红包详情。
99uu娱乐手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