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古言>花地落蝉

看望老父

书名:花地落蝉|作者:依依风|本书类别:古言|更新时间:2018-04-17 08:58:51|字数:3992字
  都是要借助着已经建好的宫殿是做一停留的了。  那个宫殿真的就在自己的面前的。虽然还是掩映着青树绿柳的,是那种不是很容易看得清楚的奢华,但是却是真的呢。  是真的有时是不容自己思索就是展现在她的面前的那种的了。却也是那种是需要深深的思索却并不是那么地容易达到的事情的了。  最容易不过的便就像是那种只是需要轻微得播下一粒春天的种子,便就是可以比任何的途径都是要容易很多的那种的了。  而那种的轻易却也真的并不是那样的一种的很是容易的了。其实是一种真正的人生的了。  是的。她其实也是可以想到的了。在这里,并不是农家妇女的那种简简单单的生养的了。这里的风险或者会是更加的强的了。可是生在皇家的儿女本来无论是何种血脉的生母都应该是具备着那种的天生的抵御风险的能力似的了。  所以很多的儿女都是那种的生龙活虎的,绝对不是不友善或者不合兄弟姐妹们团结友善的那种的了。  也或者真的是需要身为母的细心呵护才是能够茁壮的话,那么生的他们却绝对就是长不好的幼苗的了。  所以那种一边是担心,一边却也是那种的自信和自豪的表情,在她的脸上忽现忽现的。  不是别人却是真得并不能够看到这种的表情的了。炎热的中午的,或者那边也是该消停的了,席该算了的了,还是人们都是将那些准备好留给她的机会已经是撤走了的了。  或者只是那样的一种决定。她就是可以走进去的,看到自己的勇气得到回报的。她已经是做好决定是向自己的敌人婉琳是妥协的了。因为真的是那样的一种攀上她的风光,那种无形的东西是自己真正的需要的了。  那真的是她的背景,是她后面的高台。现在的自己稍微地垫一下台阶便就是能够攀上的“好事成双”。可是她还是打算是暂时让自己歇一会的了,想来那几个小孩过几天还是会来的了。到时自己再观察也是说不定的了。  现在坐在那里的话,怅惘着明天的未尝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的了。  是的。过几天还是真的是会再来的,到时再看到他们,是不是自己还是如同是攀上了一门的所谓的“亲戚”的样子的了。  就是这样的了,想着那边的笑声好像是远远的柳树遮映的地方是传过来的了。  “自己也是真正的错过的了。”  听着那些的笑声,在一遍遍地回响着的样子子的。自己还是觉得有一些热闹还真的是挺好的了。自己那里的孤单怎么是能和这边相比的了。  自己的老父亲也不知是怎么样的了。兴许老爷或者是夫人不至于为难着他的了吧。  如果此时走过来看看自己的话,兴许真的是会很好的了。自己真的还是有着亲人的了,也不是很孤单的,直到此时她才是知道还真的是疏忽了这一位的老父亲的了。  待人群渐渐的散去的了。她也是坐着有着一些的累的了,看着远方的天空的渐渐远去的风景和线条。  自己还是走到一个自己是很熟悉的地方的吧。只有这样的话,或者会绕着路线找到老父亲住着的地方的。  这样想着,自己是不是太发现自己是大意了一些的了。  于是沿着那些柳树环绕的地方,她好像看到了自己来时的道路,在那个熟悉的停放自己车马的地方,亮着一盏灯,虽然还是白日,想着那个小屋子定很是黑暗的了。  因为一心一切的准备走了进去的了。所以轻轻地退了开了屋门的了,果然在一个昏暗的地方  还是看到了自己那佝偻着腰身的老父亲,就是坐在那里不知是在那里发呆还是在想着什么事情。  看及此自己不免还是不自觉地要掉落下眼泪来着的了。想着这几天自己过得不是很好,老父亲却也是在这里不被人待见的了。  走过去,叫了一声“爹爹。”  他像是突然听到自己的女儿的声音一样。停顿了一会,回转头,看到了玲红,自己笑了一下。有些勉强,却也并不是在责怪着什么的。  只是唔了一声。然后便就是低着头不再是说着什么话的了。  就是这样的情景的,玲红却还是有着一些的难过的,倒是也是忍着泪珠的了。  然后自己却也是不做声息地默默地坐下的了。陪着在他的身边的样子的了,像是在忍着什么,却是真的不知是要和他说着一些什么的了。  是的,不是她真的是疏忽的了。  而是在面对着这些的时候,时间总是会是这样的停留,像是无论在何时,两个人只要是这样地一坐的话,就是会有着一些的太多的默契的了。  默契地依旧是像在原来的小屋里面一样的了。此时此刻的,她本来是想要嘱托他一点什么的了。但是却又还是有着一些的对她的愧疚的了,好像这么久的自己的思维一直是如此得紧张的,却是不能够真得补偿给他一些更多的了。于是自己也无语,反正好像是他也是在那里一直地沉默着。并没有看出有多少的责备的意愿的了。但是很明显的,见到她却又是有着一些高兴的了。  想来玲红来到这里还真的是攀上了荣华富贵的了。要不突然怎么会这么久就是忘记了老爹爹的了呢?  他微转着头,还是很想仔仔细细地看看玲红这么久来着的一些的变化的了。蓦然地还是发现她依旧是频添了不少的忧愁的了。  所以虽然被人遗忘的似乎已经成了不被人记起的老头的了。但是他还是多少地了解玲红很多的了。  不是她所钟爱的人真的不喜欢她,今天过来,却还真的是不能够像往常的那样的待在同样的小屋子里有着那样的家常的生活的了。  说些什么的了。他微微地笑了一下的了,却还是不知道是要表达一些什么的了,或者他真的是她在这边的唯一的依靠的了。  但是却又是能够劝说她一些什么的呢?  只能在很多的时候,都是让她知道,一切都是可以是很淡然的。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坎的了。但是往往这样的一些的人生经验,或者说出口竟是不如不说出口,像是在那里默默地沉默,那种本身具有的血脉流传的东西都是会潜移默化似的呢。  他的那双粗糙的双手,还是端端正正地放在了自己的膝盖上面,以前的时候,都是她照顾着他的生活的,可是现在靠自己来照料自己却还是会让玲红是有着一些的放不下的了。  她不但是沉默地愧疚着的了。但是却也是会偷偷地嘲笑着他的手指甲里面的灰土又是好久是没有剪的了。  再也是没有仔仔细细地看他胸前是否还留着一些自己常见的米饭粒的呢?  但是自己仔细地看了一遍的了,好像以前的那种调皮地耍赖的样子却已经是改掉了不少了。玲红还是想笑一些,却还是勉强地想要哭泣的了。如果他真的是能够真得感觉到一些自己的苦心的话,那么他就是应该是好好地照顾好自己的了。不要让自己在别人的面前掉下架子来着的了。  包括他的衣容,还是要多注意一些的才是好的了呢。  但是她知道这也是勉为其难的了。自己的老爹是什么的脾气能不知道得一清二楚的吗?  与其在别人面前的伪装的话,还不如活得真实一些多好。  但是的呢?是的,好好地窥探一下,好像他活得还是挺好的了。虽然两双眼睛还是有着一些的忧伤和悲叹的颜色的,但是却还是在很好地照料着往后的太久的日子。不,是那些自己不能经常过来看他的日子的了。  她知道,仆役们是不会把相貌普通的老人嫉恨在心的,唯一的便就是因为他是自己的亲人,才会有着不一样的一种视觉。但是他能忍,在很多的时候,也是躲避过恶霸的他,能不忍受着活下去的吗?  可是她也是知道着他一生的命运的唯一的牵绊便就是自己的了。  还是和以往是没有什么不同的了。他们之间真的是不需要说些什么的了。只这样在一起好好地坐着便就是很好的了。  或者自己突然地这样得离开也是无所谓的了。  他们还是会在无形之中相依相偎着的了。无论是在隔着多么远的距离,他们爷儿两人都是能够很好地生活在一起的了。  或者仅仅是玲红在那一瞬间的凝神的时候,背后的老爹都是能够感觉到一样的了。  此时,他虽然是那样的有着一些的憔悴和苍老的。但是却还是精神还是很好的。像是在这里也是为自己进入这里的荣华富贵而自豪一样的了。但是他能不知道吗,这里是多么的不容易的呢?  靠着自己的小女儿小小的肩膀是怎么能够撑得起那样的大厦的呢?  所以来看看自己还是挺好的了。至少自己真的不是那么的愚昧的。不是吗?  那和自己的女儿一样的出入市井场合的地方的时候,能不感觉到更多的那种的比她的经验更老道的一些的内容的了呢?  所以他不只是担心她的安危,却也是不想让她涉险的了。  或者他还是希望着她不要锋芒太露才好,如果锋芒太露,伤到了别人,恐怕自己也是会难保着的了。  所以自己还是不免默默地为着她担心了不少的了。自己是在永远得牵挂着她的。或者并不是她的那种提醒自己和平常时的自己的嘲笑的声音的了。  她的父亲的那种神情和样子,有时候一种偷偷地透过来的笑意真的是像是在鼓励着的了。鼓励着她继续地好像是还是很洒脱着不再是顾忌着很多的走出这个房间的门。好像是他们永远地都不在见面都是没有多少的关系一样的了。  他知道,还是会在某一些的时候,她还是会记起他来着的了。然后还是会再来看他的了。  真的。她只是在这里稍稍坐了一会的了,但是不只是并没有轻轻的过问他的饮食起居的了。或者有没有受到一些的虐待的了。  但是时间还是挺晚的了。这个房间里面的灯光还是挺暗的了。可是这个,玲红好像是并没有太多的关注到或者仅仅只是一些寒暄都是好的了。  所以,她还是不忍心地说一些什么话,怕自己会有着说不出口的难过的。于是只得匆匆地对坐起来的了。  深深地环顾了一下四周的。在这里的一切都是暗暗的,但是这些也都是无需多说的。这本来就是他们父女二人的命运的了。那些旧旧的还没有来得及洗的衣物还是很好地被放在那里的了。她记得还是自己给他亲手找的布料并且是自己一针一线的缝制起来的了。现在看起来还是不错的呢。  想着这些,自己也是不免是要笑起来的了。觉得这样自己离开还是挺好的。等过几天自己有空了还是会回来看他的了。  到那时看到他的话。或者会比现在是要好很多的了。  “爹爹,你在这边还是真的要好好的保重自己的了。如果真的有什么对你不周的。就去告诉接我们来的那个老周,他多少看在老爷的面子上还是多少会照顾你的了。”  “嗯。我记住的了,你还是快回去的吧。省得被外人看到是会说什么闲话的了。”  说完玲红还是好像还是像以往那样的出门一样的,轻轻地回头看了一眼,是她的永远的朋友,站在门口,就是这样地送她回去的了。  她已经不记得是不是要回去的了。还是依旧是在遗忘了一些什么一样的了。  也忘记了回头看一眼她的那个老父亲的。然后就是这样的。匆匆地趁着还没有起来的夜色就是走的了。  老父亲自己站在门口也是知道是有多久的了。好像记得自己回来的时候还是哭泣的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打赏
  1. 上一章(快捷键:←)
  2. 下一章(快捷键:→)
神奇推荐位
  1. 纨绔拽媳

    渝人 / 著 他是华夏少将,蛰伏商界,化身霸道99uu优优,冷漠,狂傲,铁石心肠,却被她死皮赖脸缠上。第一...
  2. 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九九公子 / 著 “顾吻安,听听你这名,但凡见面,不吻不安生?”彼时,他嗓音慵懒,眼神狷郁。她以名媛的...
  3. 一品嫡妃

    我吃元宝 / 著 宋安然本是都市白富美,集团99uu优优,一不小心就穿越成为普通官宦世家的嫡女。生母亡故,她一...
  4. 一品夫人之农家贵妻

    文苑舒兰 / 著 穿越成了童养媳?婆婆病倒,小夫君阴阳怪气不事生产,家境困难?没关系,穿越女理应自食其...
关闭
红包规则
1. 作者红包是由作者设定领取条件后发放,用户在满足条件后领取获得的红包奖励。
2. 作者红包有三种类型:收藏红包、订阅红包、月票红包。
3. 收藏红包:收藏过该作品后,才能抢红包,单个作品下的收藏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4. 订阅红包:在订阅红包开启时(红包有效期48小时内)订阅(只限潇湘币和元宝订阅)该作品才能抢红包,每个订阅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5. 月票红包:单用户给该作品投月票数量=可抢该作品月票红包次数,投1张月票可抢1次,投10张月票可抢10次,以此类推,每次抢红包后扣除相应次数。单个月票红包同一用户可抢多次,抢红包次数仅限当月有效。
6. 你可以在红包领取记录和【个人中心】-【我的钱包】-【奖励记录】中 查看你领取的红包详情。
99uu娱乐手机网